Something You may have to know!

《給訪客們的小叮嚀...》

隱藏物就隨緣吧。 :P

因空間流量有限,圖片請勿直接連結!請自己找空間放圖再張貼!謝謝!
很多文件連結因「SkyDrive」某次改版而突然失效,實無力修正所有連結!若造成下載困難還請海涵!

私人空間有時流量會超載,造成圖片和檔案失聯。

請訪客注意:
為BLOG良好環境和您自身電腦安全!請勿嘗試拜訪廣告中的不明網址!

《公告》

《公告》將徹底停用PIXNET
之前暫時關閉了BLOGGER,因為考慮一些舊友在PIXNET,怕大家兩頭跑。不過,那時兩方還是一起更新、互為備份的。今天(2017年6月27日),個人終於決定徹底放棄一方:PIXNET。因為它使用「內容農場」的經營方式,已經不合適BLOGER耕耘自己的心血,因為那會使訪客陷入惡質環境!因此,正式決定重新開啟BLOGGER。PIXNET將會設置為禁言狀態,在個人徹底清空其內容後,將會將之永久關閉。
...

2017年3月25日 星期六

病|水痘病毒的逆襲-帶狀皰疹

※內有難看的圖片,請斟酌進入。 
 
  大約週日時,覺得下巴有一小粒東西,由於那個位置常常在長粉刺,個人就毫不猶豫的用指甲蓋一勾,想說粉刺就下來了,後來還怕不乾淨擠了一下(汗)。沒想到到晚上左右覺得那塊地方好像變成許多小水泡,當時心想:難道是皰疹?個人中學時就曾在高燒後,在嘴唇上發了皰疹。但記憶中,這東西不管它多休息也就好了,頂多皮肉痛、結痂難看幾天。而且,前陣子是很常熬夜,一兩天前看自己臉色很怪好像黃豆粉似的,不臘,但很暗,想說大概就是累著了吧。所以本來抱著:「雖然麻煩,但忍一陣子就沒事」的想法,不太想去管它。
 
  但到了週一(3月20日),發現原摳破處成了潰瘍,還在其它相隣位置長出小水泡,全身感到非常累、喉嚨微微刺痛,重點是:加上了「頭痛」!從右耳後、右顳部一直像有誰在彈撥某一條神經似的,每次一彈,個人全身都會跟著彈跳。水泡和潰瘍可以忍、醜個人也不是太在乎(反正虐待的是別人的眼睛,也沒人會看),但這頭痛實在受不了!因此,個人放棄原來想「等它自己好」的想法,晚上衝去皮膚科看醫生。
 
  一看之後,醫生說是「皰疹」,給了止痛藥(DICLOPHEN 25mg)和維生素B群以及皰疹用藥膏(ACLOR Cream 5%)。但因為頭痛得很煩,個人向醫生表示願意花錢買自費藥。於是先買了三天的自費抗病毒藥回家吃。
 
自費的抗病毒藥(ACYLETE 400mg,ACYCLOVIR)長這樣:
 

 
   個人之所以特別特寫這個藥,是因為:它還長得真他X的難以下嚥!個人不知當初想出這造型的人是在想什麼?藥就已經夠大顆了(請對比個人的指甲蓋)!還做成完全不流線的型狀?是在惡整病人嗎?不是人人都擅長吞大顆東西,何況這傢伙還長得有棱有角。個人每次吞這藥都是跑到水槽或流理臺旁邊,以防萬一梗到時可以毫無顧忌的吐出來...。
 

↑↑↑切藥器,但後來才發現這個藥可以從中間的刻痕掰開…。 
 
  中間承受著難以想像的疲累感!這點個人非常意外。因為過去勞累或重感冒後長的皰疹不曾令個人感到如此不舒服:疲勞倦怠、肌肉痠痛、納差(食慾不振)、喉嚨痛,還有最難忍的頭痛,沒吃止痛藥時很煩人。
 

↑↑↑2017年3月22日,早上洗完臉。潰瘍已經結痂,右嘴角外那塊因及早搽藥,水泡長不大。 
 
  第一次看診完,嘴角旁有個地方很癢,本來還想說「蚊子又來欺負人」,但後來不知怎麼突然警覺到「不會是想找水泡吧」,趕快在紅癢處擦了皰疹藥膏,因此它們都沒機會長大。但因這段時間還是有冒出了新水泡,週四(3月23日)回診時醫生又開了三天自費藥,等於是開完一個療程,另外因為醫生覺得有點感染的現象,還加上了一個消炎藥(DICLOXACILLIN 250mg),藥膏也換成另一個(GENTERMAY CREAM,0.1% GENTAMYCIN)。個人還挺緊張的,因為個人是B肝帶原者,很害怕吃太多藥會不會有什麼問題。醫生要個人相信他,別擔心。
 

↑↑↑2017年3月23日晚,過程中很不舒服,但事後看來進程很快,水泡都已乾枯凋萎。 
 

↑↑↑中間其實沒粘性,因為個人藥膏塗很厚,所以才擋一下,不然會沾到口罩和衣服。但不知為何有一種科學怪人的視感? 
 

↑↑↑2017年3月24日早,換藥膏後翌日早晨,枯掉的小水泡痂竟然全都在清潔時脫落,剩大塊的潰瘍痂。 
 

↑↑↑2017年3月25日早,清潔時連潰瘍的痂都脫落了!本來還以為它會很久才掉。對了,個人下手很輕,並沒有用力去弄它。 
 
  醫生雖說了是「皰疹」,卻沒說是哪種?個人一開始因過去的經驗,一直以為就和以前大病後長的是同一種。後來再很仔細的找資料,才發現個人這次患的「皰疹」和過去重感冒後的「皰疹」不一樣!過去那個是「單純皰疹」,這次的是「帶狀皰疹」:得過水痘的人才會復發的病症(因為就是水痘病毒)。所以才會一直在某個範圍長。醫生說個人這次是從三叉神經發出來的,個人就很認真的跑去找三叉神經的圖,覺得好像是沿最下面那一條的範圍吧?所以才老是沿著下巴長(後來才發現耳門內側和耳上髮際也有長水泡,但這兩個位置太難看到)
 
  不過,個人也很幸運,一是它沒有沿眼神經支那一條發作(查資料說那一條最易發);二是,因為它一開始就很痛很煩,個人在剛發水泡後「72小時黃金治療期」內就跑去看醫生了!因此它沒有再發展得更嚴重。個人覺得,帶狀皰疹若延誤治療,後果恐怕會比單純皰疹更麻煩!因為它有可能留下神經痛的後遺症。有些朋友覺得個人只要多休息+吃維生素B群就夠了(大概是把它當成了單純皰疹),但個人是覺得…還是別托大比較好…。之後雖有再長一些新水泡,但都不多也不大。其實,週四時那些水泡看來都有點乾乾的,似乎「凋萎」了。雖然還有點透明感,但多半變小也不再水感、中間還有個小黑心。只是底下的皮膚紅紅的。
 
  在用了新藥膏後,週五早上按上藥習慣把前藥(輕輕)擦洗掉時,那些「有小黑心的硬水泡」(其實可能已變成小痂)竟然幾乎都自己掉了下來!露出挺乾淨完整只是有點泛紅的皮膚。只有潰瘍那一塊感覺結痂很深,難以在短期內脫落,但也有漸漸縮小的感覺(我手殘)。但等到週六,連潰瘍的痂皮都掉了!很好奇是什麼藥膏這麼厲害!
 
  其實,在週日之前的一兩天,個人就覺得在使用耳罩耳機及減音耳塞時,右耳有一種壓痛,但左耳沒有?那時本來還想說是不是姿式或方法不對,但等後來整個右側顳部和耳後抽痛時,回想起來才明白那時已經有神經痛的症狀。
 
  另外,個人上藥時是個超級龜毛人,這段病程用掉大量的棉花棒!因為只要接觸過皮膚的就不會再碰藥膏、每一面都沾滿的不會繼續用、接觸過嚴重滲液的部位不也不會再接觸其它位置…。加上每次都會先用白藥水仔細擦洗掉舊的藥再擦新藥(舊的藥會乾在上面),也要用掉幾根。但即使如此小心,還是有點感染的症狀。
 
  而對它的發作,個人也覺得有點不解。雖說潛伏的水痘-帶狀皰疹病毒( varicella zoster virus,VZV)會趁宿主狀況較差時伺機而動,但這陣子的熬夜並沒有比再之前一陣子多?當然啦!儘量作息正常是好的,個人倒不是說覺得熬夜是好事,只是個人覺得更糟時怎麼不發咧?畢竟,這時間點對這病毒而言並不夠完美呀?!此役失敗下次可就要再等很久了(我在想什麼啊)。不禁想起前陣子坐在某一位置上老讓耳後吹著風、整整吹了兩天,之後緊接著就是變臉色然後各種不好了。不知有無關聯?但西醫上肯定是不可能如此解釋的,這種解釋方式只有中醫會講。耳側顳部的話屬膽經吧(好久沒唸快忘光光了)?記得它繞過耳朵,而肝膽屬木是主風。風吹的位置很接近風池,是膽經和陽維的會穴?反正那個位置也痛得很厲害。而水痘病毒是可能藏在三叉神經節的。哈哈,只是回憶一下好玩。再進一步就得去查書了。
 
  醫生說「禁酒和辣椒」,但問了咖啡是說「一天一杯吧」(自以為譯:不要太多就好)。最近幾天就是儘可能少熬夜了(有時也不是故意熬夜,是躺著但不太入睡)。反正,經此一疫,只要個人不是身體超爛,大概有7~10年不用再擔心帶狀皰疹再發吧!!只是,目前的下巴沿下頜到耳前的皮膚,有時有種輕微的搔癢感,但並不到蚊子咬的程度,這至少比痛好很多了…。
 

上圖來自:「http://www.rensheng2.com/1290000/1282012.shtml」
 

上圖來自:「http://www.ent301.com/CN/column/item733.shtml」
 
PS:
得過水痘的人,年紀夠大(免疫力不好)時有機會得帶狀皰疹;而患帶狀皰疹的人,若傳染給沒患過水痘的人,會使他們有機會長水痘,而不是帶狀皰疹…。帶狀皰疹只有長過水痘又痊癒的人才會長。這玩意兒是水痘 -帶狀皰疹病毒的再活化發作,不是性病…冏。至於「單純皰疹」,它極易傳染,很多人小時候就感染過,從此只要勞累就會在粘膜旁簇生,不一定是性病。請不要一聽到別人說「長皰疹」就給一種奇怪的臉色。 
 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